古堡里的当代艺术展

来源:北京辉煌设计工作室  时间:2014-12-12 09:17:00

【导读】1987年,他和妻子从一位伯爵的后人手中买下城堡后,以自己的品位和对艺术的喜爱,对城堡做了谨慎而精彩的修复和补充,这些也成为他本人的最大“收藏”。


《橙色雨伞》,克雷格-马丁(MichaelCraig-Martin),金属装置,2011年


  从巴黎到Donjon de Vez古堡,车程近一个半小时。瓦兹小镇(Vez)位于巴黎北面,Donjon在法语里是“城堡主塔”的意思。从文字记载上看,这是一座拥有超过千年历史的城堡,古罗马时代就曾做过高卢人抵御外族的要塞和首府,是瓦兹这一地区的历史地标,1906年即被列入法国国家文化遗产保护名单。有关于城堡的另一段历史,是500多年前的圣女贞德跃马过境,曾在城堡的小教堂里停留并祷告。布里斯特告诉我们,2012年正好是贞德诞辰600年纪念,法国官方和民间都将举办一些纪念活动,他的古堡也成为现场之一。


  古堡至今已经多次易主,最早的中世纪军事要塞实际上几近无存,留下一两处残垣。在14世纪末,这里归属了法国国王查理六世的哥哥奥尔良公爵,这是城堡主人中最为人所知的一位,也是在他那个时期完成了对古堡的整体复建,厚达2米的城墙和27米高的主塔足以让堡主以五十来人抵挡一支军队而数日不溃,城堡主塔旁边那座形态优美的小教堂也是他遗留下来的。之后,几乎每一任继承者都对城堡做过或大或小的修复,不过主体建筑和周围的山谷林木看起来还基本保持着自然古朴的面貌,并不见多少被现代社会侵蚀的痕迹。唯有堡内的庭院花园,是在20世纪末期全部重建——这座花园及古堡外那片空阔的林地,就是当代艺术展“小、中、大”的主要展场。法国艺术家贝尔纳·维勒(Bernar Venet)的《酒亭》和丹麦艺术家阿纳·奎兹(Arne Quinze)的《支架屋》,这两件巨大的装置雕塑就在古堡大门外,安静地立在风吹雨打中。


  把历史保护建筑、大自然和当代艺术并置,让它们碰撞出新的审美景观,这是城堡现任主人布里斯特和妻子卡罗琳娜的想法。布里斯特是法国著名拍卖师,同时也是法国最大拍卖行Artcurial(Briest-Poulain-F.Tajan)的三大董事长之首,在现当代艺术领域颇具影响力。1987年,他和妻子从一位伯爵的后人手中买下城堡后,以自己的品位和对艺术的喜爱,对城堡做了谨慎而精彩的修复和补充,这些也成为他本人的最大“收藏”。


  Donjon de Vez古堡主人弗朗西斯·布里斯特


  作为法国景观设计师帕斯卡尔·克里比耶(PascalCribier)的作品,堡内的庭院花园现在是在古堡主建筑之外吸引外来参观者的一大景致。克里比耶在景观设计领域的盛名主要成于20世纪90年代:1990年,巴黎决定重新整修卢浮宫旁的杜伊勒里公园,克里比耶从多名参与候选的国际设计师里胜出,得到了当时这个令人瞩目的位置。他设计的庭院花园基本将城堡和旁边同样古老的小教堂围合起来,但面积并没有多大。他在建筑师帕特里克·埃古丁(Patrick Ecoutin)的帮助下,以极简主义的现代设计融合中古元素,比如选用四叶草图案和植入山桃花树。很可惜,现在不是花期,我们只能在寒风中感受冬天的萧瑟味道,看不到山桃花和中世纪古建筑的两相映衬。在建于14世纪的小教堂脚下,克里比耶引出一池塘水,名“水镜”,将一段中世纪的残垣和天空的倒影叠映在一起。据主人说,如果是春夏两季,水面周边会盛开成片的蓝色鸢尾花,这种花在中世纪也曾是法国王室的象征。


  在城堡大门的右边有一处小的侧院,布里斯特请设计师布置了一个“布尔代尔庭院”(Bourdelle Courtyard):以17世纪的果树行列方法种上苹果树,再向巴黎布尔代尔博物馆里租来法国19世纪雕塑大师布尔代尔的9件青铜作品为长期陈列,至今已经是第12年。


  2006年,他请来法国重量级当代艺术家达尼埃尔·布罕(Daniel Buren),为他的小教堂绘制了两扇巨大的彩色玻璃窗。站在花园里,从不同角度看过去,高处的彩色玻璃就像是嵌在老教堂上的数颗大宝石。布罕是西方极限主义艺术的代表人物,成名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他的“条纹”和“定点创作”奠定了他在当代艺术史上的地位。1986年,布罕耗资百万法郎,在18世纪的巴黎皇宫花园创作了一件庞大的公共艺术作品《罗马废墟》,那些高高低低的条纹圆柱体,从此为他赢得了和古代建筑对话的资格。他在Donjon de Vez所做的彩色玻璃窗,则将古建筑物和光线之间的关系做到了极致表现,窗格以红、蓝、黄色组合,从早到晚,自然光线会将彩色玻璃的影子投射到墙上或地面,并随时间变化而移动并改变形态。这两扇玻璃窗,现在已经成为古堡的一个标志。


  然后就是在2011年春夏,布里斯特为他的城堡策划了这个最新艺术项目——“小、中、大”当代艺术展。展览集合了近30位艺术家的雕塑和装置,作品由各国的私人收藏家提供,他们分别来自法国、意大利、美国、巴西、新西兰。比较特别的是,这里的每件作品均可出售,不管是来看展览的普通观众还是资深收藏家,感兴趣的人可以随时购买。布里斯特的古堡就这样被他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户外“画廊”。通常在每年的6月到9月,古堡每天下午都会对外开放4个小时,来访者购买门票后,就可以自由参观花园、小教堂、贞德塔楼等处。随着城堡的夏季开放日结束,展览从10月底开始也不再对外接待观众,但作品仍继续陈列在古堡里。作为Artcurial邀请的客人,我们有幸在公共展出结束后,又进入到已恢复为私人领域的展示场地,奢侈地享用这个艺术空间。


  陪我们参观完作品,布里斯特邀请大家在他位于古堡主塔的家中一起午餐。顺着呈弧线盘旋的、用厚石垒砌的老楼梯,我们一路上到三楼,由拍卖行的古典绘画专家逐层讲解,一起欣赏主人收藏的绘画和挂毯,然后再坐上每次只能运送一个人的19世纪老电梯回到底层的餐厅。室外风雨未停,透过窗户,远远可见绿色草坪上克雷格-马丁(MichaelCraig-Matin)的那件《橙色雨伞》;更远处,斯蒂芬(Stephan Balkenhol)的蓝裙《舞者》伶伶仃仃地立在教堂旁边的那堵断壁前面。


  这个展览选择的艺术家多半是近年在欧美的博物馆和画廊里活跃的那些人,作品有新有旧,只是在这些作品里,有15件确实是专门依着于城堡的环境创作或在现场重新装置。如果离开古堡的自然和人文环境的配衬,而将这些作品转置于美术馆室内陈列,观感可能将大不同。布里斯特介绍,他特别邀请了女作家苏珊娜(Susanne van Hagen)来帮助挑选并展示作品,她也身兼巴黎东京宫当代艺术博物馆的艺术顾问。苏珊娜借用了现代雕塑家亨利·摩尔的一句话来阐释她和委托人布里斯特的观点,大意是:雕塑是一种属于户外空间的艺术,光线和阳光对雕塑来说是必不可少的,将作品安放在任何一处自然风景中,都要甚于置它在最美的建筑物内。在苏珊娜看来,艺术家在户外完成的雕塑和装置更具孩童一般的本真,每件作品都似乎有能量来改写空间。这也许正是她和布里斯特尝试在千年古堡里呈现的那种艺术。

0